一、可投资资产千万以上人群达262万人
统计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人民币以上的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达262万人,2018-2020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5%;预计到2021年底,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将接近300万,而这部分人掌握的可投资资产总规模就接近84万亿人民币。
二、高净值人群年轻化
报告显示,2021年高净值人群年轻化趋势凸显,年轻群体创富速率加快,40岁以下高净值人群成为中坚力量,占比升至42%。其中,“创富一代”企业家占比缩减,董监高、职业经理人、专业人士群体规模首次超越“创富一代”企业家群体,占比升至43%;新经济群体涌现,从总人数占比16%上升至20%。
40岁以下的高净值人群成中坚力量,其比例从2019年的29%上升至2021年的42%,这背后是互联网、新能源等新兴行业占比提升,新经济人群大部分通过股权实现财富快速增长。
三、境外可投资资产占比升至30%
对于高净值人群,如何做好全球化资产配置尤为重要,19-21年的高净值人群境内外资产配置比例可以看到,当下中国高净值人群整体境外资产配置比例呈现三七开的原则,境外可投资资产比例升至30%,于此同时展望未来两年境内外资产配置比例预计保持稳定。
四、高净值人群对家族办公室服务的需求日益旺盛
在外部环境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下,财富传承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高净值人群家族传承的意识加强。2019年,53%的受访高净值人群已经在准备或已开始进行财富传承的相关安排,2021年这一比例升至65%。与此同时,财富传承理念受到新富人群青睐,提前规划与安排财富传承目标与框架逐渐成为新趋势。
2021年家族办公室服务的接受度由2019年的不足80%升至近90%。高净值人群对家族办公室服务中最期待进一步提升的内容从财富打理和安排演变为更关注税务法律、企业经营及能力培养等的专业意见,其中家风及家族内部管理制度、家族企业未来规划和安排建议、家庭其他增值服务(如专属医疗、教育资源接入)、税务筹划与法律和慈善咨询等需求明显。
五、国内房产市场限购、限贷、限价,投资价值及投资信心降低
从资产配置组合上看,监管和市场双重影响下,资产配置更加多元。高净值人群资产配置中,固收类及房地产投资占比进一步缩减。在“房住不炒”政策指导下,政府对于购房资格、贷款政策等提出明确规范,降低了投资性房地产的投资价值及吸引力。
六、子女教育需求作为高净值人群关注点的重中之重
2021年高净值人群家庭需求中,多元化的资产配置、境内外子女教育、稳健的大类资产配置、代际传承安排、全球化定制化的产品服务占据了前5名。同时高净值家庭全职太太作为家庭规划重要成员,更看重子女教育,对于境内外子女教育需求占比高达65%。
疫情影响下,许多行业同仁对未来信心递减,不知道出路在哪里。但通过这些数据可以看到,未来财富人群的变化是正向的,越来越年轻的客群以及更加全面化、定制化的全球资产配置需求是趋势。

所以不断更新业务体系,从单向的投资移居服务提升到家族办公室这种全链条服务,同时及时跟进用户需求,在做好原有服务的基础上增加服务内容,优化服务水平,提高服务质量才是行业的未来。与所有合作伙伴共勉!